当前位置:首页 >> 大陆剧 >> 褡裢王爷/至尊计上计 
褡裢王爷/至尊计上计

褡裢王爷/至尊计上计

主  演:关咏荷,吕良伟,陶虹,牛青峰

类  型:大陆剧

人  气: Loading......

加入日期:2008-6-23

免费下载:暂停下载 (如服务器忙,请点下面专用下载)

详细剧情

   清仁宗嘉庆皇帝在位四年有心勤政,无奈太上皇乾隆诸多干涉,新政难展。 奸臣和珅知悉乾隆病危,巧计讹乾隆立下免死敕旨,广结群党,欲篡位自尊。嘉庆四面受敌,不由得想起既敬且畏的二兄永硕。喜爱摔跤,饮酒,好管闲事,四处云游的他,此时不知身在何方?其实乾隆十分喜爱永硕,曾有意将他立为皇储。但他不愿当皇帝,把皇位让给了弟弟嘉庆。乾隆很想看到永硕娶妻,嘉庆贴出皇榜为二哥招亲,闹得京城沸腾。此事引起一位神秘蒙面人的关注。山东某县,永硕与太监小德子及侍卫得合乐在茶馆小歇,此行欲挑战山东名跤手阿拉善。馆内来了两爷孙,拽着一头山羊,店主欺生,茶资硬要作三人计,山羊喝茶,天下奇闻,爱管闲事的永硕决定出手,同时间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娜仁也看不过眼,跟永硕到街上遍寻羊踪,羊找不着就领来一群牛,硬要店主为牛沏茶,牛群瞎闯,茶馆梁歪瓦塌,闹得不成个样子,永硕和娜仁为爷孙俩出了口乌气,可惜娜仁不辞而别,让永硕抱撼。永硕找到阿拉善,立刻掷下战书,邀约决一高下,阿拉善一口答应。但较量当日,阿拉善爽约,永硕大怒,上门大兴问罪,却给发觉守候在师父病榻前的,就是蒙古公主娜仁。永硕有感与娜仁有缘有份,心里高兴,更为阿拉善的脚患而四处奔波,务求让阿拉善脱离病困。他积极查访坊间名医奇仕,三顾草芦,请出再世华陀为阿拉善医治。这让他体会到老百姓深受封建迷信所带来的影响。江湖术士充斥民间,就象宫中一样,奸臣贪官比比皆是。
  不久以后,乾隆驾崩,永硕赶回宫中,却不能见父皇最后一面,抱撼终生。其时,和珅想趁嘉庆皇位未稳,对永硕加以谋害,因他知道永硕勇谋兼备,对嘉庆有正面帮助。和珅将永硕和突然出现相助的蒙面人骗进地宫,关进地下金库,想以此要挟嘉庆。幸蒙面人找到暗道,终于脱身。永硕直捣和府,经过激烈肉搏,将和珅处死,使京城免除刀兵之灾。嘉庆和永硕兄弟再逢,畅聚甚欢。嘉庆力邀永硕留在宫中,给与扶助意见,可永硕一直对朝政缺乏兴趣,宁愿四海江湖,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广结跤友。嘉庆也拿他没办法,只好赐他黄褂子及戕贼刀,替天行道。嘉庆有心勤政,二鼓一响就起床治事,宫内百官一时闻鼓惊心,累得不成个人形,嘉庆有苦自己知,遂命人降旨掫官,把鼓声迟打一个时辰,好睡上精神。事为永硕得悉,永硕权充鼓手,把晨鼓打得如雷轰顶,百官丧胆,连贪睡的嘉庆,本应将错就错,也得爬床而起,衣冠不整,狼狈上朝。嘉庆朱批奏折,发现内里大有文章,百官凶灾不报,只道吉祥,每逢皇帝沐休日,各县只报“天下太平”,嘉庆问计于内务大臣葛罗巴,葛的妹妹慧妃深得嘉庆喜爱,葛野心不少,准备取和珅崇文门提督之美缺而代之,葛罗巴遂策划嘉庆微服出巡。
  嘉庆微服起行,京城一带果然“天下太平”,一路国泰民安,没料这是葛罗巴一手经营的人工美景,上至巨贾,下至黎民,都是戏子。葛罗巴的好戏哪能逃得出永硕的法眼?永硕命小德子、得合乐依计行事,葛罗巴的“戏班”让永硕巧施小计,立时晕头转向,马脚四露,葛罗巴捏完一把又一把汗,早就变成一只水鸭子,好不容易才敷衍过去……
  永硕突然现身,带嘉庆去喝茶,就在茶馆里嘉庆发现一路所见的巨贾、黎民、小孩和狗围拢一起吃早饭,原来都出自同一个戏班,嘉庆如梦初觉……
  国丧结束,永硕府上来了许多应招的姑娘,但喝酒摔跤管闲事三条招亲的特殊标准,使所有姑娘都却步。蒙面人乔装满脸麻子,出面应招,以智斗勇,让永硕大现眼;这让永硕十分难堪。此时,前来勤王的老王爷提出要把女儿娜仁格格嫁给永硕,皇太后欣然接受。永硕早被娜仁的美貌所倾倒,但又不能失信于麻子姑娘,进退两难。皇太后出于满蒙联姻的既定国策,逼迫永硕娶娜仁而退麻姑娘,永硕认为是失信于民坚不肯从。但皇太后的意见连嘉庆皇帝也不敢违背,永硕无奈之下选择了私奔。他和麻姑娘逃到京郊农村。二人投宿时遇上了一个危难之家,当地狗官逼迫该佃户的女儿陪宿,永硕和麻姑娘双剑合壁,狠揍了狗官一顿。佃户们感激不尽,要给皇帝立功德碑,取信于民的现实使皇太后同意了婚事。在婚礼上,永硕因为新娘子满脸麻子十分尴尬,心里矛盾。洞房之夜,永硕心内挣扎,终于揭开了麻姑娘的凤冠,结果真相大白,原来麻姑娘脸上的麻子是假的,她就是娜仁。娜仁这幺做,主要是想考验永硕的爱是建基于外貌还是内美,这次他过了关,抱得美人归。
  永硕终于答应了嘉庆,愿意扶助嘉庆,处理朝政。因永硕阅历丰富,所以很多问题,尤其葛罗巴等人的古怪招数,都给永硕一一打下。嘉庆当然满心欢喜,对永硕的意见十足支持。而永硕和娜仁经过了短时间的新婚甜蜜后,矛盾相继出现,小至生活习性,大至治国之道,二人常常都是南辕北切,争持不下。
  某日,皇太后召见嘉庆,说驻英国公使之女安娜海图回国,安娜说得一口地道英语,皇太后主张嘉庆擢用她为宫廷英语教师,其时外国使者来华渐频,学好英语利于外交,嘉庆唯唯诺诺。永硕与安娜非常投契免不了多加接触,娜仁看在眼里,满不是味儿,更不自觉的以安娜跟自己比较,这让永硕烦恼非常,感娜仁醋意过大,难以消受。安娜海图进宫,皇太后视如掌上明珠,还勤学英语,宫女被逼上课,一时宫内夷风甚盛。嘉庆一向对夷风不大了了,安娜长得漂亮却冒失草率,几番踩着嘉庆的龙袍,嘉庆被逼学上一两句英语,却无心诵记,时而误用,好不尴尬。安娜掀动宫内的夷风,太后、宫女皆试穿洋服,群臣侧目。安娜更为永硕做出美味丰富的西洋大餐,让永硕大饱口福,连吃三天,不亦乐乎。娜仁气不打一处来,也笨手笨脚的做出蒙古烤肉大餐,争取永硕的好感。永硕连吃三日洋餐,已感难以消受,今番娜仁做出所谓拿手好菜,永硕为免娜仁不悦,以为厚此薄彼,故只好免为其难,再花三天尝尽娜仁之手艺,但永硕却不幸地染上肠胃绞疾,痛不欲生,连宫中太医也苦无良方。此时娜仁深感自责,对永硕加倍照顾,夫妻自婚后最是情深之时就是此刻,娜仁更在永硕的肩膀上刻上红花刺青,以示爱意。永硕虽然对刺青没有好感,但也装作受用非常。
  某日早朝,太监宣告皇上龙体为和,未能上朝,而永硕也离开了京师,一切朝政由葛罗巴暂代。葛罗巴露出笑脸,而内务总管李天其实监控着一切,他放出了一只飞鸽。某南下山路上,嘉庆带着安娜,永硕带着娜仁在路上会